李洪元事件,时间线总结
发信人: Ontheearth (Ontheearth),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李洪元事件,时间线总结
发信站: 北邮人论坛 (Tue Dec  3 22:48:53 2019), 站内

以下转自虎扑,侵删。不站队不评论,大家自己看就好了。

没有私货,直接搬运截至目前的文件和报道(法律文书没有私货,报道和我无关,就不知道了),剩下的自行判断。

2005.10 李洪元入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任工程师职务。始终未升职。(出自搜狐《极昼》与李洪元的对话访谈)离职前职级为15级。

2016.11.21 李洪元向华为公司发送举报邮件,举报逆变器业务部门业务造假。(出自搜狐《极昼》与李洪元的对话访谈)

2017.09.04 任正非签发总裁办电子邮件,决定对举报者、华为员工梁山广晋升两级,提供自由选择工作岗位和地点的权利,指定高层保护其不受打击。(出自华为文件【2017】087号)。据李洪元称:我当时以为公司高层会见我,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以此来实现我的职业提升。(出自搜狐《极昼》与李洪元的对话访谈)

2017年底,李洪元合同到期,其主管和人力资源部门相关负责人对其表达不再续签合同的意见。(出自搜狐《极昼》与李洪元的对话访谈)

2018.01.31,李洪元和华为公司网络能源产品线人力资源部人员谈判,录音了2小时12分24秒的对话,据称录音内容为赔偿金额协商过程,整个过程很愉快。李洪元签订了书面离职协议,协议明确李洪元将在一个月之内收到30万税后补偿款。(出自搜狐《极昼》与李洪元的对话访谈)。此时,李洪元已拿到华为公司给予的四年的N+1补偿,前八年的补偿在2013年重签合同换工号时,李洪元已从华为公司获得。(前期报道中没有出现该情况,后被李洪元在另一次采访中承认)注:[从程序上来说,N+1是合法解约的经济补偿,2N是在企业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况下给予的赔偿](出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2018.02.02 华为公司人力资源委员会发布《对逆变器业务部业务违规责任人的问责决定》(出自搜狐《极昼》与李洪元的对话访谈)

2018.03.08,李洪元在深圳与华为公司及人力资源部门签订确认书,当天晚上从华为公司网络能源产品线人力资源部部长何承东秘书周某的私人账户拿到30万补偿(出自搜狐《极昼》与李洪元的对话访谈)(后面的一次采访中李某某称该款项为他索要的2N(N=12)与华为之前给予的N+1(N=4)补偿的差值)。

2018.03.13 华为公司免除何承东网络能源产品线人力资源部部长职位。(出自《关于何承东私自使用公司印章的情况说明》)

2018.05.31 华为公司宣布何承东不再担任网络能源产品线管理团队成员。(出自《关于何承东私自使用公司印章的情况说明》)

2018.11.07 李洪元起诉华为公司,索要20余万元的年终奖。华为向法院出具1月2日的部门考评会议纪要,声明李洪元没有年终奖的原因是绩效不好。李洪元称会议纪要有疑点。(出自《界面新闻》对李洪元的采访)李败诉。有爆料:由于业务违规等问题,该部门牵涉人员均无年终奖。(出自心声社区帖子)

2018.12.15,华为公司报案。

2018.12.16 深圳市公安局对李洪元进行刑事拘留。(出自《深龙检赔决[2019]18号》文件)(另一个说法出自《腾讯深网》)

2018.12.15 华为公司委托法务人员袁某到深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称原公司员工李洪元等人,“在与公司的离职补偿劳动纠纷中,威胁将资料外泄披露,要求公司给予赔偿”,深圳市公安局遂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立案。12.16,公安局经询问后确认他不存在侵犯商业秘密的违法行为。12.28,华为公司补充报案材料,控告李洪元在与部门领导何某东洽谈离职补偿过程中,采用敲诈方式,迫使何某东同意私下给付额外赔偿金33万元,以换取他不闹事,不举报,顺利离职的承诺。何某东迫于压力,不得不同意给他33万元。李洪元的罪名变为敲诈勒索,证据为何某东秘书周某私人账户的转账记录。注,关于商业秘密部分:华为向警察出示的证据是,我曾经把华为系统内部的文件拷贝出去了,还说我打印了一些内部资料。我确实有把华为文件拷贝出去的行为,但我拷贝的都是给客户看的宣传资料,没有密级的,而且是得到了领导同意的。至于打印的资料,有成百份了,但都是工作需要。(出自《界面新闻》对李洪元的采访)

2019.01.14 华为公司出具《关于何承东私自使用公司印章的情况说明》,披露了原网络能源产品线人力资源部部长何承东为掩饰部门管理和业务造假行为,私下同意额外支付33万元人民币给李XX,以达到李XX不向审计等部门举报披露的目的。而且私自同意使用公司印章同李XX签署补偿协议,严重违反了华为公司相关政策规定,并非华为公司的真实意思表达。

2019.01.22 经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批准,深圳市公安局正式逮捕李洪元。(出自《深龙检赔决[2019]18号》文件)。李洪元称收到的逮捕证,罪名为“涉嫌敲诈勒索”。并称直到4月份才知道公司举报内容(出自搜狐《极昼》与李洪元的对话访谈)。

2019.03.21 深圳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李洪元敲诈勒索罪,向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出自《深龙检赔决[2019]18号》文件)

2019.03 李洪元妻子找到一名法律援助律师,该律师认为李洪元有罪。(出自搜狐《极昼》与李洪元的对话访谈)。

2019.04.01 李洪元聘请了辩护律师。(出自搜狐《极昼》与李洪元的对话访谈)。

2019.07 李洪元称:7月份的时候,何某东就已经改口供,说我没有敲诈勒索。(出自《界面新闻》对李洪元的采访)

2019.08.22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认为深圳市公安局认定的李洪元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李洪元不起诉。(出自《深龙检赔决[2019]18号》文件)

2019.08.23 李洪元被释放,羁押时间总计251天。(出自《深龙检赔决[2019]18号》文件)

2019.10.24 李洪元以被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后因证据不足被终止追究刑事责任为由,请求该院赔偿:1、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2、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78985元;3、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出自《深龙检赔决[2019]18号》文件)2019.11.20 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对赔偿请求人李洪元予以国家赔偿,包括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107522.94元。向李洪元原工作单位(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其父亲所在单位(浙江省巨化集团公司)发函,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出自《深龙检赔决[2019]18号》文件)

2019.11.30 据报道:李洪元在华为心声社区上发了一个帖子,名为《给任总的一封公开信》。其中写道:“今天网络上的舆情汹汹并不是我本意,我的确会向公司讨要说法,但绝不期望是以这种方式。”在对记者描述中说:被抓的时候我还在睡梦当中,家里被搜查了。警察告诉我,华为报了案,抓我的原因是我涉嫌职务侵占。但我到了派出所以后,我的罪名就变成了泄露商业机密。(出自《界面新闻》报道)

2019.12.02 李洪元律师:网络流传的“写给任正非的一封信”并非出自李洪元之手。(出自广东意本律师事务所刑辩团队《声明》)当网友质疑“写给任正非的一封信”来自心声社区,且有知情人证实此信件是当事人2018年的旧文时,当事人律师又表示,本案发生后李确实未写过任何所谓公开信,(即使是旧文)也与本案无关,拿此前的事情炒作不妥。(出自虎嗅APP)

2019.12.02 华为公司作出回应:华为有权利,也有义务,并基于事实对于涉嫌违法的行为向司法机关举报。我们尊重司法机关,包括公安、检察院和法院的决定。如果李洪元认为他的权益受到了损害,我们支持他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起诉华为。这也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

2019.12.02 李洪元回应:“大家看看先,我听全国人民的。”(出自第一财经记者对李洪元的采访)

2019.12.03 李洪元律师:员工扩大说辞是常事儿,对于借题发挥华为事件的,保留追究民事责任的权利。(出自虎嗅APP)
--

※ 来源:·北邮人论坛手机客户端 bbs.byr.cn·[FROM: 124.64.19.*]

原文阅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 不代表老订阅立场"

本站作者

每日荐书

在不完美的世界力求正常——读《公司的坏话》

书名:《公司的坏话》

作者:李天田(脱不花妹妹)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赞助商

广告